Scarecrow in the mist.

麦田全部腐烂的第一天,斯凯尔克劳发觉咀嚼石头是件有趣的事情,于是离他脚(一根木棍)最近的石头由大到小都被斯凯尔克劳含在嘴里过。然而实际上这是个苦差事,外表冰凉的石头丢进嘴里会压灭一小部分火苗,直到火舌的滚烫逐渐的把它们包裹住然后有外到内的加热,再经由口腔里参差不齐的稻草摩擦它。这的确打发时间,因为大一点的石头不好嚼,而稻草人的火焰也在日益的逐渐熄灭,所以他只能尝试小一点的石头,含在嘴里缓慢的咀嚼。乌鸦有时候会来和他抢它们,谁知道,或许是渴了?于是他用稻草扫走鸟们,用树枝划伤他们的翅膀———用咀嚼过的石头砸它们,看着它们因为羽毛被烧的嘶嘶作响而尖叫着飞开。


麦田腐烂的第一个月,斯凯...

2019-01-01

开膛手有时候会乖的可怕,而“有时候”总是指代床上。他好像更喜欢享受,于是惰怠懒散便成了他的拿手招式,而令人懊恼的是这也往往正戳中裘克红心———往日里高傲不可一世的模样尽数收敛了,傲慢和不屑一顾的眼神此时会变得慵懒,他会用修长的双腿缠住你的腰,挥舞巨大爪刃的手掌覆住后脑勺将你拉进抓扯着你红色的发丝拽的生疼,最后一下下的,缓慢而又暧昧的抚摸你的头发,磨蹭你的腰部,撕咬你的嘴唇。但他还是最热衷于亲吻,而他会让你的意志力和克制力慢慢的流失!


那亲吻却仿佛变了味道,最初的亲昵磨蹭变成了撕咬,尖利牙齿咬破唇瓣带着血腥卷入舌苔细细品尝,来不及舔舐走的红色挂在嘴角混合着津液滑下。野兽间的亲吻总是伴随...

2018-12-28

《Cold wind》

※厂鹿厂

※班恩第一人称,注意避雷


他说,你看起来很冷。


我们一向是不怎么交谈,当然原因在我,支支吾吾的话也是含糊不清的,哪怕再想努力发出单词也不过是几个莫名其妙的音节,而口腔里空荡荡的感觉也是已经习惯了的。过去带给我的伤痛不止这身体上的,沉重的头颅和捕兽夹无时无刻不压得我喘不过气,我的心有的只是沉重,和无法摆脱的煎熬。而这也是导致我不善于与人交往的一个原因,被欺骗和背叛一直压抑着的我不太擅长与别人相处,哪怕他是自己的同僚。


他还在说:“你看起来很冷,需要■么■?”

所以他靠过来轻声询问我时,我愣在了那里。


我恍惚间才意识现在还是冬天,阴冷庄园的...

2018-12-16

《Shabby》

cp:Joker x Jack


这是一个破败不堪的小故事。


Warning:我也不知道什么,大概是一个关于破旧和鲜活互帮互助,和怀疑自我的甜蜜小短篇。


0.


有时候,杰克会想,自己是不是不如从前了。


1.

他用破旧布料努力的擦拭着刀刃上的血渍,已经有些生锈的指刃本就发暗,被干涸了的血液染湿后变得愈发的暗淡。它们不再如最初那样崭新,金属也不再会透过灯火反射出光来。而开膛手向来爱惜自己的武器,即使它现在已经和普通的废铁没有区别了,但依然坚持去休整它。瓦尔莱塔女士乐于帮助同僚去解决这种武器和身体假肢之类的小问题,所以杰克...

2018-12-07
1 / 12

© A叽叽叽叽叽! | Powered by LOFTER